女儿香 - 引领国内时尚潮流垂直女性网站 收藏本站|网站地图|返回首页
热门栏目:
热点新闻 美容知识 服饰潮流 汽车频道 纤体瘦身 财经频道 明星装扮 祛斑技巧 美脸瘦脸 美容护肤 婚姻危机 减肥食谱 提臀美臀 时尚发型 婆媳关系 避孕方法 rss

钟爱何以改变

http://www.nexql.com/ | 2014-11-03 19:05:30 | 发布人:TONY

导读:以下是关于《钟爱何以改变》文章的详细内容,本文的内容不代表女儿香女性网的观点,且本站不对其内容负责,如有异议,可联系网站底部站长邮箱,谢谢!

等我暑假回来时,我的吊兰早已完全枯萎。室友早在电话里都说它死透了,我不想去相信,抱着一丝希望亲眼来证实,在我的认知中,吊兰的生命力是无比的强大。它是铲不尽,烧不绝,晒不死的。

在我母亲外出打工离开我的时候,我是小学四年级。我尚且不知道这种离开意味着什么。那是一个初春的早晨,五点左右母亲在收拾行李,昏黄的白织灯光映照着她那还算年轻的脸庞。我睁开眼时,她正在注视着我,身边是一个皱纹密布的黄色帆布提包。我叫了声“妈”,她应了一声,扭头继续收拾着行李。我不知道她是否在流泪,她只是背对着我,直到离别的那一刻我才看到她脸上的泪痕。早饭吃没吃我记不得了,是我推着那个红色的自行车送她去了公路旁的,那只红色的自行车是给我的姐姐买的,早已经锈迹斑斑,杂响不止。我也记不清从家到公路那段两里路距离我们说了什么,我只知道在她上车的那一刻,我大声叫了声“妈”,声嘶力竭,歇斯底里。

我目送着汽车缓缓驶出我的视线,我单手扶着自行车手柄,只身站在冷风中,我只有自行车那么高。

我是在快进家门时的门口开始哭起来的,无法抑制的哭了起来,我把前门插住,在院子里开始啜泣,低声的哭,犹如初春的冷风呜咽一般。我当时到底在想什么呢?或许仅仅是因为母亲的离开才哭吧,时至今日,我才慢慢体会到那种哭的委屈和不甘。

我记得那天不是周末,不是假期。我还需要去上课,在我拿起书包的那一刻,我瞥见了猪圈上的一株吊兰,它的叶子半卷着,一半枯黄,一半走向青色,它看着那么奄奄一息,几欲凋零。那还是个初春,至少春天开始了。

我在学校还是一直闷闷不乐,趴在桌子上头也不抬的拨弄着铅笔。挨到放学时,我是跑着回家的,我想看一下是不是妈妈回来了。等我到家的时候,接我的是奶奶,她让我先去她家吃饭,她和爷爷明天才回搬过来。我没有立刻去吃饭,直到爷爷再次来叫我的时候,那时我正在移植那棵奄奄一息的吊兰。( 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时间能磨平一切,无论是悲伤,兴奋,痛苦,欢乐,在时间的面前都会变得平静如水。一个月后,我早已不会在被窝里偷偷哭泣了,更不会蹲在墙角留下眼泪,只是偶尔在梦中呼喊几句”妈妈,妈妈。“那时,草长莺飞,仲春三月。我的吊兰在那个破旧的花盆中早已生机勃勃,枝繁叶茂了。

在随后的十年间,我从来没离开过吊兰,不论是到哪里求学,我都千方百计的种植一株吊兰。它不用怎么打理,不用过于修剪,只要一抷黄土,几滴浊水和一缕期待。它没有根茎之分,繁殖速度奇快。时令一到,不出几时,便满园绿色,满心绿色。

我不知道我何时钟情于吊兰的,它对我来说又代表着什么,仅仅是我人生转折点的那一天的见证者吗?还是一直在见证着我转折后的人生呢?

今天,室友所说的那盆枯死的吊兰发出了新芽,我会意一笑。我明白,我懂它,它更懂我。


以上就是《钟爱何以改变》的全部内容了,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,请复制本文的网址:钟爱何以改变 http://emotion.nexql.com/labl/20141103/2548.shtml
与您好友分享,再次感谢您对女儿香的支持!

恋爱